评论

首页 > 瑞象视点 > 评论 > 尹扉俊:小人国
尹扉俊:小人国
日期:2016-10-14

本文原为上海外国语大学新闻学院“摄影艺术与技术”课程的学生论文,这门课程希望学生在创作前先完成一定的研究工作,因此在本文中既有对前辈摄影师作品的品评和援引,也有和作者自身作品的对照。以下是任课教师周仰对本文的推荐语。


利用微型小人搭建盆景式的场景进行拍摄,并不是一两个摄影师的独创,不过有趣的是,每一位拍摄微缩场景照片的摄影师都会有不同的侧重点。尹扉俊属于执行力特别强的学生,她从所参考的微缩照片获得灵感,并且呈现了相似度比较高的作品,不过依然保留了自己的特点。相较于更致力于“创造”的两位摄影师,尹扉俊的关注点似乎更在于“发现”生活中日常的事物,通过“人”和物比例的逆转,创造趣味。看到尹扉俊的作品时,我最初认为桌面的纹理、倒牛奶的瓶子等让画面“不完美”,因为其他拍摄微缩场景的摄影师通常会选择将这类“外界的”环境去除,而让照片中只有她/他创造的那个“小人国”,不过,更久地凝视这些照片,我意识到这种(或许由于设备局限而无奈保留的)外部世界的印记却也给尹扉俊的照片增加了现实的维度。作为第一次拍摄摄影项目的学生,选择可控性更强的微缩场景拍摄是颇为明智的决定,正如她所坦承的,这更符合她本人的性格,不过,我也希望她在技术更为纯熟之后,能够尝试突破自己的局限。

 

——周仰


文/ 尹扉俊(上海外国语大学2015级广播电视新闻专业)

 

小时候读《格列佛游记》①,只当它是一个有趣的童话故事,猎奇过后便一笑了之。而如今回过头再看,却不得不感叹,从来就没有什么童话,每一个看似天真简单的故事背后都无不透露着对我们生活的尖锐讽刺。《格列佛游记》固然揭露批判了十八世纪前半期英国统治阶级的腐败和罪恶与资本主义原始积累时期的疯狂掠夺和残酷剥削,而现在的所谓的和平社会较之三百年前,又有多少真正好的改变呢?

 

狄更斯曾感慨:“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无所不有,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直登天堂,人们正直下地狱。”②我们放下了手中的火枪,摒弃了所谓“不文明”的热暴力,却又发明了网络,催生了如今人际交流之间的冷暴力。我们常常会看到这种现象:只要是人多的地方,许多年轻人心无旁骛,手捧手机、平板电脑看片、看微信、玩游戏;也常常听到这样的抱怨:子女常年在外读书或工作,父母好不容易盼到他们节假日回家,本想跟他们聊聊家常,享受一下亲情的温暖,然而年轻人却是一片冷漠,只顾低头摆弄手机,毫不理会父母的一片苦心。

 

更令人担忧的是,如今“低头族”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年轻人,而是双向蔓延到了高龄与低龄人群。无时不刻沉溺于虚拟数据之中的人们,似乎只要拿出电子产品,一头扎进网络,就仿佛拥有了整个世界。

 

但当你有那么一瞬间放下电子产品时,是否曾感受过,穿行在繁华的大街上,却倍感孤独?是否曾感受过,驻足在喧闹的商场中,却愈加寂寞?然而,我想生活并不是这样,或者并不应该是这样的。是否又曾经,有那么一些小小的动作,曾带给你无限的满足感?在厨房里抓食面包的一角、凝视秋日午后的阳光在窗上描绘树叶的影子,体味刚买回来的棉质衬衫的气味和手感……有多久不曾观察过生活中的细节了呢?它可以是一颗水果的表皮,可以是一种坚果的纹理,可以是一个夹子的弧度……

 

正如约翰·萨考夫斯基③所说,“不是为着改革世界,而是为着了解世界。”重要的不只是摄影,而是对生活的关注。我试图通过摄影,赋予这些平常小物更生动的生命,而小人们在这个微缩模型中进行着的日常活动,就像我们生活的缩影。而不同的是,无论现实世界多么冰冷无情,这个世界独属于我,我是小人国唯一的格利弗。




Christopher Boffoli作品


美国摄影师克里斯托夫·博福利(Christopher Boffoli)④一直在试图利用食物搭建场景的创意照片。现在居住在西雅图的他,用了三年时间来捕捉日常生活中人们有趣的行为,然后再用食物和微型塑料小人创作出有趣的作品,并出版了摄影集《大食欲》(Big Appetites)。


《Big Appetites》画册封面

 

他说:“当你命令着你随心所欲创造的这整个世界时,那种感觉几乎像神一样。并且无论现实世界变得多么肮脏凌乱,你的车模小世界的一切永远都是那么的干净和完美。”或许有人说这是一种逃避的方式,但我更认为这是一种对生活的热情与对理想的坚持。

 

另一位有志于此道的是日本摄影师田中达也(TanakaTatsuya)。从2011年4月20日开始,他每天会在个人网站、Facebook和Instagram上同步一张微缩场景的图片,作为当天的“微型日历”。比起只用食物来构建场景的克里斯托夫·博福利,田中达也的道具更为广泛,几乎生活中的一切物品都有涉猎,再平常不过的唱片、饼干、刷子、便签等都小巧入镜,巧妙的构图和创意的摄影赋予了这些平常小物全新的生命。

 



田中达也作品


在面包上“播种”芝麻的农民、把数据线当吸尘器的清洁工、漫步在“吸管竹林”的和服女子……小时候他常将西兰花比作树林,让自己的超级英雄和怪物玩偶在其间穿梭和对抗,也将榻榻米上的草席看作稻田及田间小径,他觉得《微型日历》的创作与自己童年的这些想像力和经历有着密切的关系。这是一个微缩的纷繁花园,这是一个动人的细节世界,这里奇趣横生,这里别有洞天。

 

当你试图去发现时,生活中许多看似普通的事物却蕴含着了不起的细节之美。西蓝花可以生长为一颗大树,牛奶可以流淌成一弯湖泊。生活能够带给你的惊喜远不止这些,而当你能够欣赏生活的美,你自然就充满了幸福感,整个世界都将变得流光溢彩。

 

当然,选择这种拍摄题材也有我个人的一点私心。首先,我并不喜深入人群之中,也不善于与人打交道,因此便自然地放弃了街拍、肖像或其他的一些与人物有关的摄影方式。对我来说,安静地摆弄小人更能使我放松与愉快。此外,作为一个摄影新手,比起光线、环境等比较复杂的外景拍摄,我希望可以从较为简单的平面内景来入手,从中体会并熟悉光线的运用、光圈与快门的选择等基本技巧。


尹扉俊作品《The Clothespin Slide》


尹扉俊作品《The Milk Lake》


尹扉俊作品《In the Park》


虽然简单,但在拍摄过程中还是遇到了一些问题,比如如何更好地搭建场景、景深大小的决定、如何在镜头焦距有限的情况下构图与取景等等。小人的品种过少也给我造成了许多困扰。尽管耗时颇长,拍摄过程也有些不尽如人意,所幸在软件处理后,个人认为最终成果还是比较不错的,也初步完成了我对各种不同取材的“小人国”的构建。

 

我想,我们生活中每一天都上演着不同的故事,而我们就是自己的导演,我们决定着过怎样的生活,并用文字或相机记录下我们的小小世界。照片中的小人们就好像是我们自己,在烦闷的生活中,缩小自己,放大身边的寻常小物,我们会发现每一天都是值得纪念的日子。即使不是什么特殊的时节,也可以在生活中找到无数值得庆祝的理由。


注释


①《格列佛游记》(Gulliver's Travels),爱尔兰牧师及作家乔纳森·斯威夫特(Jonathan Swift)的一部杰出的游记体讽刺小说,以里梅尔·格列佛船长的口气叙述周游四国的经历。通过格列佛在利立浦特、布罗卜丁奈格、飞岛国、慧骃国的奇遇,反映了18世纪前半期英国统治阶级的腐败和罪恶。

② 出自《双城记》(A Tale of Two Cities),英国作家查尔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所著的一部以法国大革命为背景所写成的长篇历史小说。

③ 约翰·萨考夫斯基(JohnSzarkowski),1962年到1991年在纽约现代艺术馆(MoMA)担任摄影部主任,在美国摄影界拥有独一无二的“监护人”地位。著有《摄影师之眼》、《至今为止的摄影》等。

④ 克里斯托夫·博福利(Christopher Boffoli),来自美国,身兼作家、摄影师、艺术家和导演多职。

 

关于作者 尹扉俊,上海外国语大学2015级广播电视专业学生,摄影入门,喜爱天马行空的幻想,企图站在不同的角度观察世界。

 

 



(本文著作权属于原作者、译者所有,经原作者、译者授权【瑞象馆】使用。本文允许引用、转载,但使用时请注明——原作者姓名及文章来自瑞象视点www.rayartcenter.org)

 


发表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