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集·馆藏

首页 > 瑞象视点 > 影集·馆藏 > 影集 | 戴夫·桑福德:伊利湖的巨浪之山
影集 | 戴夫·桑福德:伊利湖的巨浪之山
日期:2016-10-18

这些狂野、宏伟的湖景照片入选了2016马格南摄影奖开放单元的决赛。


文/ 戴夫·桑福德(Dave Sandford

译/ 刘蕴奕   校/ 海浪

 

每年的某段时间里,北美五大湖总会表现得像海洋一样波涛汹涌,这便是我拍摄伊利湖的时机。当温暖、明媚的夏日沙滩时光逝去,五大湖便会在秋天最黑暗、最寒冷、最多风的时节里转变为极其狂野而危险的水体。

 

大量寒冷的北极空气向南边吹去,遇上了湖泊上空的温暖气流,这便是形成巨大风暴的绝佳条件。这种状况常常被称为“十一月狂风”("The Gales of November")或“十一月女巫”("The Witch of November")。

 

每年的这个时候,湖上的波浪成为了大自然力量的绝佳展示,也成为一个摄影师梦寐以求的拍摄景象。我只能将这种场景描述为“一个巨大的洗衣机”。波浪没有固定的样式:它们以难以预料的方式移动、爆炸,相互撞击并彼此相融,形成壮观的水体相撞。当风速达到70英里每小时的时候(相当于飓风级别中的1级水平),这些强风所卷起的波浪能高达6-9米。

 

水波的运动是如此广阔、有力,足以把远洋货轮卷入湖底的水下坟墓。

 

将这些极为短暂的瞬间捕捉下来一直是一个挑战,不过是个受欢迎的挑战。我必须要有预判性;如果我试图即时反应,那么这个瞬间就已经消失了。当水温刚刚超过冰点,而空气的温度也不比这高多少的时候,拍摄的条件就不是很简单了。通过空气看,沙石在空中炸裂开来,就像一个体量巨大的沙石喷射枪,直指我的身体。波浪会毫无征兆地从任何角度袭来。

 

我不光要为自己准备合适的装备,也必须在心理上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凌晨4:30离家出发,8-10个小时后再回来,我一整天都会暴露在这样的环境之中。但应对这一切的主要方式就是从精神上克服困难。如果没有正确的心态,这些因素就会打败我。

 

但通过努力工作,我已经捕捉到一些非常独特的波浪影像。最终的结果使每个令人胆寒的时刻变得物有所值。


 

 五大湖的祸源。© Dave Sandford,决赛作品,2016马格南摄影奖

 

在刚刚过去的秋天,家乡附近的伊利湖吸引了我的注意,它就在加拿大安大略省伦敦市的附近。每年的某段时间里(十月中旬到十二月),北美五大湖总会表现得像海洋一样波涛汹涌,这便是我拍摄伊利湖的时机。当温暖、明媚的夏日沙滩时光逝去,五大湖便会在秋天最黑暗、最寒冷、最多风的时节里转变为极其狂野而危险的水体。整个秋天,每周两到三天,每天六个小时,我会开45分钟的车到伊利湖拍摄这些宏伟的波浪以及大自然严酷而美丽的面貌。


 

 


伊利湖巨兽。© Dave Sandford,决赛作品,2016马格南摄影奖

 

这张照片拍摄于距斯坦利港(Port Stanley)约150-180米的地方,那是安大略省一个小小的湖滨社区。这里每天的气温范围在零下2到14摄氏度;风速每小时45-50公里,偶然还会出现70-100公里每小时的强风。平均水温是11摄氏度,波浪则可高达7-8米。这是大多数人远离湖泊的时候,但也正是伊利湖如获生命的时候,它彰显了自己真正的力量。此刻我迫不及待地来到湖边拍摄照片。

 


猫之湖。© Dave Sandford,决赛作品,2016马格南摄影奖

 

伊利湖得名于一个原始部落的叫法,他们称其为“Erige”,意为猫,因为它天性难以预料且时而危险暴戾。由于湖水不深,这里的状况会在几分钟内发生剧烈改变,凶猛的波浪随时可能突然出现。

 


巨浪之山。© Dave Sandford,决赛作品,2016马格南摄影奖

 

当伊利湖被激起猛烈的风浪,湖水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洗衣机。如同海水翻涌的波涛,这些湖浪也没有固定的形状。它们几乎在向着每一个方向上移动,这让身在其中并进行拍摄变得非常难以预料。大量水体彼此相互移动并在瞬间相遇,只用一秒不到的时间中便形成如图所示的状态。而这一切只在眨眼的功夫中便会消失……波浪的高度可达9米。

 


伊利湖之浪。© Dave Sandford,决赛作品,2016马格南摄影奖

 

在十七世纪,伊利湖的不可预测和汹涌天性造成了数以千计的沉船事故。大多数失事的船只再也没被找到。这些流传多年的船难故事令我着迷,我希望亲眼见证并捕捉下那些让如此之多的人葬身鱼腹的巨大的波浪。



留声机。© Dave Sandford,决赛作品,2016马格南摄影奖

 

安大略斯坦利港沙滩的不远处,湖浪在某处崩裂——它无路可走只得向上。在一个猛坠的巨浪之后,水体形成如此宏大的场面,急速上升至7-9米的高度。在寻找某个完美画面时恰好看到这样宏伟的波浪,没有什么比这更令人兴奋了;当然你也始终明白,当巨浪崩裂,一个可能的代价就是被扇入此处浅浅的湖底。

 


惩罚者。© Dave Sandford,决赛作品,2016马格南摄影奖

 

当你外出拍摄波浪时,你要处理所有突如其来的麻烦,并且其实无法真正欣赏你看到的东西。所以每天回家的时候,我都会海蜇激动的心情下载那些画面,看看我到底拍下了些什么。

 


沙暴。© Dave Sandford,决赛作品,2016马格南摄影奖

 

有非常多的人因为这件事情联系我,其中包括了工作四十余年的船长、在湖上作业终身的农民,以及那些在湖边长大的人。所有人都告诉我同一件事:他们感谢我,因为我捕捉下了伊利湖所展现的原始、粗暴的力量。他们多年以来告诉朋友和家人的故事如今都有了映证。这些图片激起了他们的情感也深深地影响了他们,帮助他们与这个熟知而亲近的湖泊建立联系。得知自己的所为与他人相关,这令我非常自豪,也使得那些凌晨4:30起床、在恶寒中奋斗6-8小时的每一个瞬间都变得值得了。

 


十一月狂风。© Dave Sandford,决赛作品,2016马格南摄影奖

 

当你置身湖中,你没有豪华的工作室环境,不能慢慢准备,也没有多次捕捉画面的机会——一切都必须一步到位。如果你亲眼看到了发生的过程,那么你就已经错过了拍摄的时机。那个瞬间已经远去,不再重现。尽管波浪看上去都很相似,却没有两个会完全相同。同样也没有任何时机会重新出现。当水体被一级飓风似的狂风裹挟移动,你没有第二次机会。我很骄傲,因为我能读懂水的运动,而且我感觉自己与之联通,与水同在,大多数人是无法做到的。这帮助我预测即将发生的事情,并给我力量将现实永恒凝结。

 


十一月女巫。© Dave Sandford,决赛作品,2016马格南摄影奖

 

海洋和湖泊在向我召唤。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就喜欢在水中、水边玩耍。这种纯粹原始的力量和它的能量令我着迷;波浪优雅的运动和波光凌凌的水面也让我神魂颠倒。

 

 

Dave Sandford


关于作者

 

我是一位职业摄影师,工作生活于加拿大安大略省的伦敦。在过去的19年间,我主要报道职业运动赛事。那段时间里,我主要为国家冰球联盟(NHL)、美国职业篮球联盟(NBA)和冰球名人堂(HHF)进行赛事报道。我对自己曾报道过的赛事感到骄傲,其中包括18届斯坦利杯锦标赛、9届世界青年冰球锦标赛、2届冬季奥运会、第四十届超级碗、NBA和美国职业棒球联盟(MLB)季后赛,以及许多NHL、NBA、MLB的全明星赛事。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我对摄影的热情起始于我对自然和野生动植物的热爱。在我的孩童时代和少年时代,我最早尝试的摄影作品都是关于鸟类、小动物以及加拿大壮美的风光。我很幸运在长大成人后能在远离加拿大边境的地方拍摄不同的野生生物和自然风光,从北极的冻土地带到南太平洋的温水水域。

 

在过去的两年中,我对自然摄影的热衷驱使我去往严寒的伊利湖水域,在那里我接受了“十一月狂风”的挑战以及一个疯狂的世界,正是它造就了澳大利亚最南端海岸的狂风巨浪。2016是我人生和职业生涯中激动人心的一年。这一年,我在印度洋水面之下进行冒险,在笼子中潜入水下拍摄大白鲨,这是我一生中最为难忘的经历。今年夏天,我会成为驻地摄影师,跟随摄影远征队去往北极和南极。


——Dave Sandford

 

(本文译自LensCulture网站,原文题为“The Liquid Mountains of Lake Erie”。)






(本文著作权属于原作者和【瑞象馆】所有,或经原作者授权【瑞象馆】使用。本文允许引用、转载,但使用时请注明——原作者姓名及文章来自瑞象视点www.rayartcenter.org)



发表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