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连载

首页 > 瑞象视点 > 专题连载 > 花冠与荆棘:对当下摄影学术译介问题的几点思考 | 摄影翻译专题
花冠与荆棘:对当下摄影学术译介问题的几点思考 | 摄影翻译专题
日期:2016-10-18

本文为作者参加2016年6月25日在北京举办的《中国摄影》杂志摄影译文研讨会实录,经作者授权发表。

 

文/ 何伊宁

 

大家下午好,我叫何伊宁,目前主要从事西方摄影史跟文化研究写作策展等工作,我本科是英语专业,学习过翻译的理论和实践,而研究生选择了新闻纪实和纪实摄影,恰巧可以把摄影和翻译的实践结合在一起。目前,翻译是我日常研究工作中一部分,我也正在翻译第四本书,由中国摄影出版社引进的,英国学者大卫·康帕尼(David Campany)所撰写的《艺术与摄影》(Art and Photography)。这本出版于2002的著作梳理了当代艺术中的摄影,是千禧年之后非常重要的一本摄影书。刚才毛卫东老师也是作为编者对摄影学术的引进各种遇到问题进行阐述分析。我今天将以研究者、学者和译者的身份,以最近五年来业内,国内引进的,包括(包括摄影史、理论以及批评)西方摄影学术著作作为考察对象,针对此类著作的引进、编译,以及译著与中国高校摄影教育的关系进行简单的称述,借此机会跟大家交流其中的一些问题。


 
Art and Photography

Campany, David / Phaidon Inc Ltd

 

今天讨论会围绕两个内容展开,一是关于从引进到引导,面向摄影理论著作译介的长期规划,二是关于“精与通”,这部分中我将概括出我在翻译实践中遇到的一些问题。

 

我们现在在屏幕上看到的是过去五至十年内,国内出版的一些摄影的学术著作和读本,包括《摄影简史》《摄影批判导论》,毛卫东老师翻译的《摄影理论、历史脉络与案例分析》等等,这些书都是非常重要西方摄影史理论的出版物,却是西方非常庞大的摄影学术系统中极小部分,其中很多书是西方学者在八十、或九十年代年所撰写的,数量和内容都非常有限。

 

《摄影简史》

[英] 伊安·杰夫里 / 晓征、筱果 /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 2002-12


《摄影批判导论》

Liz Wells / 李际、陈伟斯 / 人民邮电出版社 / 2012-8


摄影理论:历史脉络与档案分析》

[比利时]希尔达·凡·吉尔德 Hilde Van Gelder、[荷兰]海伦·维斯特杰斯特, Helen Westgeest / 毛卫东 / 中国民族摄影艺术出版社 / 2014-3

 

然而在最近一年内,我跟很多出版社编辑沟通过程中发现,很多在西方非常具有代表性的著作一出版就被国内出版社拿到了版权,这就意味着中国读者能够很幸运的在原著出版一年之后便能读到,这无论对于学者学生还是普通摄影爱好者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财富。

 

然而,在西方摄影学术论著被大批量引入中国的今天,出版社的编辑、译者亦面临着来自跨文化语境,以及摄影,尤其是摄影理论在各国发展不均衡现状的挑战。首先,当下西方摄影学术出版物的引进面临着“碎片化”的现状。相比大家都见过或听过抽积木的游戏,这让我联想到目前引进摄影学术的译著,事实上就像是从一个较为完整的,主要以英文为母语写作的摄影史和理论的系统中抽出一些著作进行翻译。作为历史书写的对象,摄影并没有唯一的历史(histories),针对摄影史写作的路径和方法非常多,单独抽出来几本无法构建出稳固的系统。在国内读者对西方较为完整的摄影学术体系并不了解的前提下,当他们在接受这些碎片化的译著时,难免会出现囫囵吞枣的情况。

      

其次,缺乏优秀的译者资源是当下摄影出版社遇到的普遍问题。刚刚毛老师也提到过优质的译者资源,我很同意他刚刚说的话,我身边有很多朋友都被拉进翻译行业,他们大多是摄影实践者,也有学者,虽说对大部分来说,翻译是一个很好的锻炼机会,但实际上翻译某本书对他/她的研究或实践却很少有帮助,而只不过通过译书的机会获得更多的资源或者更大的曝光量。很多出版社也是因为缺乏译者,也都会尽量去找一些从西方摄影留学归来的这些留学生。事实上不光是说对摄影知识有所了解就一定能做好翻译,译者还需要具有一定广度的知识面,较强的语言能力。

 

第三个存在的问题集中在出版物针对学术论著的引导性较弱。作为读者,我近年来找遍了国内各种摄影出版社引进的一些摄影史论的书,除了非常少的个别出版物之外,翻开全书,除了开篇作者的序言外,我们在书中没能看到更多关于该书写作历史背景的简介信息,甚至是针对作者生平的介绍,重要的导读都在书中集体缺失了(不排除版权方不允许在译书中有任何内容的改动)。我觉得对于普通的读者来说,当他不知道这个作者生平介绍不知道任何背景的情况下,读一本书会产生一些困难,尤其不同文化语境背景讨论一本书大家理解层次不一样,读者层次也不一样。

 

当然,如上提出的问题绝不单单仅出现在摄影译介的行业,也会发生在其他学科的出版产业之中。那么,我们是否能够借鉴其他人文学科译著的经验,以不同策略来尝试解决这些问题,我接下来将提出四个方面的思考,其中包括规划性引进、译者团队的培养、在跨文化语境中的阐释,以及引入高校教学体系中的尝试。

 

首先,出版社版权编辑应该更深入地思考有关规划性引进的问题。我个人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这里引用中国民族摄影艺术出版社殷德俭老师关于引进的概括,他认为:“翻译规划,会是研究者,出版者,教育者和翻译者几方面的充分讨论之后的规划性”。在此基础上,编辑需要有能力对所选的书籍进行结构上的思考,对所选的著作在学术领域内的重要性和位置有所把握,而不仅仅是看外媒对一本书的评语,或按照销售情况来判定是否引进。

 


光圈出版社(Aperture)出版的Ideas丛书

 

从我个人观点看来,引进丛书对于提高读者的兴趣和针对某一领域学术系统的建构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以中国摄影出版社最新引进的两套书作为例子,比如美国光圈出版社出版的Ideas丛书,其中包含了一系列西方摄影评论和批评的文集;另外一套是由Reaktion Books出版社所策划的一套针对摄影艺术所推出的曝光(Exposure)系列丛书,旨在从主题性的角度去探索摄影媒介的丰富历史。每本书中均展现了一系列引人瞩目的照片,以及趣味十足且易于阅读的文字,为读者进入某一特定的主题或学科提供了的见解。这套书包括《摄影与中国》《摄影与文学》《摄影与电影》《摄影与意大利》以及《摄影与科学》等等,可以帮助读者更快进入到学习的语境中去。

 


中国摄影出版社2016年出版的“摄影社会”系列丛书

 

接下来谈谈培养优质译者团队的话题。首先我作为译者,日常会在翻译实践中遇到很多问题,同时也会跟其他年轻译者之间进行交流。我认为,行业内的机构是否能够给年轻的译者提供一些短篇和文章的机会,而非直接交出一本书的任务,这对从来没有翻译经验的译者来说将会是很大的挑战。事实上,很多年轻的译者并没有做好翻译整本书的准备,最终辛苦翻译出来的内容很可能出现问题。因而,我认为培养译者团队需要各个机构的支持,是否杂志能够开辟译文的专栏,或是其他途径产生一种培养译者的良好机制。最后,延长翻译时间和合理的提高稿费都是需要讨论的问题。

 

第三点回应我刚刚提到一个阐释问题,我觉得各家出版社应该多参考其他人文社科类的出版物。在参考阅读人文社会理论著时作,大多编辑和译者都会针对该书内容提供导读或译后记。读者从这一篇篇看似多余的前言和导读中找到线索,并同作者展开跨越时空的对话。将这些著作置于历史和文化的语境之中,以更有效的途径帮助读者去阅读并吸收。当然,有的版权书不允许添加任何多余信息,这时出版社则需要通过其他途径让读者知道这本书背后的故事。

 

最后,经过那么多心血之后,这些被引进的学术著作如何进入到中国高校的摄影教育体系中,进行重新的编码,成为指导学生进行研究和作为理论的参考书。

 

我看过非常多摄影硕士研究生写的文集,他参考书永远是那几本,翻来覆去他们引用的书不超过五本,我们非常优秀摄影史论、批评书很多了,为什么他们不会去看,还是说没有人引导他们进入到学习的那种状态中。这里我觉得门晓燕老师也会有经验,在西方上学的时候老师不会就一个课程制定非常严格的课程表,但教授摄影史和理论课程的老师会在每周给学生列相关教学内容的书单,书单则是根据各位老师不同的研究方向来订。在研讨会之前我与国内几所美院的青年摄影教师就摄影学术书单有所沟通,了解到事实上他们也在做同样的事情,摄影课程并没有统一的课程教程,而是按照每个老师的不同偏好来荐书。我希望,出版社的相关负责人能够想办法把这些辛辛苦苦引进来的书籍同国内高校教学体系有所结合,让更多书进入到学生的书桌上,而不是停留在图书馆的书架上。

 

下面,我将进入今天论述的第二个部分,即“精与通”的问题。好的译著需要译者具备与摄影相关的专业知识、包括摄影史、理论知识以及人文学科通识。第二个是语言能力,译者需要对目标语言的词汇、语法和逻辑有比较高的掌握程度。第三是翻译能力,我想单独把它拎出来谈,每个人的翻译能力与自我对本国语言的掌握程度是有相关联性的,包括翻译习惯,词汇量等等。事实上,中文是非常重要的基础,如果中文不好,翻译一门你不太熟悉的语言是很痛苦的事情。

 

最后关于翻译参考标准。顺带提到翻译体的问题,翻译体的的具体定义为不顾双语的差异,将翻译看作语言表层的机械对应式转换,不顾目的语言的规范和惯用语;不顾目的语的语境,生搬硬套原句的句式、词义和用语习惯;不顾目的语的文化形态、民族心理、接受者心理,生搬硬套不求甚解地引进外域文化;或者不顾社会功能及效果,承袭原语风格等等。具体到翻译实践中,我们经常看到完全看不懂这个句子,好多书拿过来不是我智商不高而是翻译真的有问题,毕竟英语或者法语跟中文的逻辑很多是不一样,出现把主语放在后面,非常长的修饰词没有逗号句号。经常出现刻意的重复,完全抽象词汇的使用,这些是译者需要注意的问题。

 

在有关翻译参考标准和资料中,我很早之前收集了各种从60年代到现在摄影辞典大大小小各种的书记,有些是中英译,有些是中日,发现那些书太老套了,技术性词汇很难找到相对应的词,《世界人名翻译大辞典》是逃不开的,里面名字还是不全,还是遇到很多名字对应不上,《世界地名大辞典》也是存在这个问题,很多地名难以查到的,这是翻译之中遇到的问题。我就说到这里,谢谢。




(本文著作权属于原作者和【瑞象馆】所有,或经原作者授权【瑞象馆】使用。本文允许引用、转载,但使用时请注明——原作者姓名及文章来自瑞象视点www.rayartcenter.org)


发表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