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相关

首页 > 瑞象视点 > 活动相关 > 具身性(视觉)体验与阶层 | 瑞象校园系列活动·相关阅读
具身性(视觉)体验与阶层 | 瑞象校园系列活动·相关阅读
日期:2016-10-19

影集文/ 霖公子

 

一、世界是个整体,而我们只观其一面

 

一个《北京折叠》使得阶层分化又成了焦点。人跟人最大的距离就是阶层的差异。而阶层差异最根本的是身体性的。这种身体性的差异首先体现在,饮食就不一样,身体的运动和训练不一样。其次,体现在五种感官接触到的不一样。现在,我们就要说说这些体验的差异。

 


网友为《北京折叠》画的插画(来源:网易科技)

 

先从最常见的视觉体验出发,这样的阶层差异,早在文学作品里就有描绘。譬如我们初中课本中因背诵而让人烦不甚烦的《故乡》:

 

“我素不知道天下有这许多新鲜事:海边有如许五色的贝壳;西瓜有这样危险的经历,我先前但知道他在水果店里出卖罢了。……闰土的心里有无穷无尽的希奇的事,都是我往常的朋友所不知道的。他们不知道一些事,闰土在海边时,他们都和我一样只看见院子里高墙上的四角的天空。”

 

鲁迅和诸位城里的少爷们看见的天空是四角的,而闰土在海边沙地上看见的是天圆地方。另一方面,闰土来到城里也“见了许多没有见过的东西”。

 


读库《日课2017》中的一页

 

世界是一个全貌不可窥的整体,而每个阶层看到的只是它的一个面向。

 

譬如艺术这个面向,大多数农民和工人阶层都没有见过。法国社会学家布迪厄的研究表明,来欧洲的艺术博物馆参观的人群中只有1%的是农民,4%是工人。而另一方面,superrich(超富)阶层的卧室墙上,在餐桌上方就挂着Arshile Gorky、Jackson Pollock或者是Mark Rothko。这是一个真实案例,一位女士将父母的六百件作品里面的99件送去伦敦苏富比拍卖,每卖一件,她就说:“啊,这件原本挂在我父母的卧室里。”她上大学时候,美术史的课程进入现代艺术时候,她突然发现老师ppt里出现的画,她家里基本都有。

 

而工厂的流水线作业,大多数中上阶层都没有见过。所以《摩登时代》这个电影提供了新奇的观影体验。电影成了一个短暂打破视觉界线的媒介。在电影里面贵族城堡里的奢华精致、平民窟里的破烂脏臭、大牧场的碧草群羊、小农户的水稻梯田,都突然被打开了一个窗口。



影片《摩登时代》剧照

 

然而观看电影较多的,依然是中上阶级。电影依然属于艺术的范畴。在电影出现之前,绘画也扮演过同样的角色。工人和农民在画中是景致化的;在浪漫主义时期,农民和乡村生活甚至被浪漫化。

 


Tom Roberts, 《修剪羊毛》(Shearing the Rams), 1890

 

中上层借由艺术而延展了对世界不同面向的观察,是否代表了他们在体验上获得了更大的全面性,而突破了阶层的局限性?对这个问题的回答需要对体验进行分类,一种体验是景致化的,而另一种是身体性的。中上层在景致化的体验上的确占有优势,而从具身性的体验来说,世界是个整体,而我们只观其一面,这句话依然成立。

 

艺术(包含电影)里提供的景致化的图像体验,是不具备身体性的,也就是说除了你的眼睛,它不与你的身体发生关系,不对你的身体进行塑造。而只有身体性的塑造才会改变人的气质。说得简单一些,你看了一百张描绘农村和农民的油画或是一百部类似的电影,并不会使得你沾染上乡土气息;你的身体性体验发生在艺术这个媒介上,而不是在那个景致里的乡土生活上。

 


吴玉禄的机器人工厂,《蔡国强:农民达芬奇》展览现场,2010,上海外滩美术馆。本次展览将12位农民的60多件发明创造,通过蔡国强的精心构造,展出于大都市的美术馆场域。图中显示的是三楼展厅,机器人的生产空间,北京通州郊区“机器人发明家”——农民吴玉禄夫妇以及其两个儿子、儿媳在展览期间现场制作并表演他们的机器人,以此让日日手触键盘的都市人直观的感受人类双手久违了的能量。

 

二、城市空间里的具身性体验

 

假如你觉得我说的过于抽象、看不见摸不着,那我们就来讲讲城市里的身体性体验。阶层似乎是一个数据划分出来的抽象概念:受教育年限和年收入。城市空间却给了我们直观阶层的最好方式。这个城市里高档小区或者是别墅区居住的必然是中上层,而那些老公房里挤着三代人必然是下层。他们的交通工具不一样,吃饭场所不一样,娱乐场所不一样,他们的空间可以完全没有交集。城市的空间分割其实使得阶层变成了可见的东西。

 

而具身性体验就是跟身体跟周遭的物质发生关系。在城市的不同空间里,每个阶层跟不同的物质发生关系,从而构成了具身性体验的差异。我们依次来看看一个经营早餐铺的阿姨、一个银行数据分析师和一个职业艺术品藏家的身体的体验:

 

她住在租来的老城区的小楼房里,有着早上4点起床晚上9点入睡的习惯,因为要做馒头和磨豆浆,所以她的手上经常粘着面粉或者要经常要洗去面粉。菜市场里各种蔬菜肉类混杂的气味,马路上堵车时候汽车的尾气,以及包子蒸熟后的香气,都是她每天的嗅觉感受。她身体的劳作,在于手不断揉捏面团,由剁馅儿养成的刀功,以及三轮自行车的踩踏。她经手的货币,零钱为多,五块、十块,时而有揉过的旧纸币发出钱的臭味。

 

她居住在有严密安保的小区,有着8点起床晚上12点睡觉的习惯。她的脸上总是涂了精华液、BB霜、眉粉、腮红、唇彩等等,她的手上还会有护手霜。除了香水,飞机里的气流不畅,以及火锅店出来后讨厌的味道,她似乎想不出什么特别的气味。身体的劳作,在于开车时候手与方向盘的摩擦,打字时手指与键盘的接触,在办公室时而的走动,偶尔地铁里的站立,以及健身房的跑步机上的重复迈步。她很少摸纸币,因为手机支付解决了这个问题。

 

她居住在近郊的别墅区,有着灵活的作息时间,除非要赶国际航班。她的脸上也总是有护肤品和化妆品,她还喜欢戴手表,皮质的表带。在她的藏品里面的确有些气味让人记忆深刻,她尤其热爱新出的油画的气息。身体的劳作,在于网球场上各处跑动,芭蕾课上的身体训练,在酒会上穿着高跟鞋站立,以及偶尔在泳池旁边的静躺。她已经很久没有碰过现金了,银行卡更为实用。

 

根据他们的具身性体验,他们生活的视觉图像组成是这样的:

 

房间昏暗的灯光,面粉和馅儿的揉合,早上繁忙的街道,地铁口不断涌出的人群,菜市场的林林总总以及纸币。

 

高楼阳台上的市景,车窗隔着的街道和车流,电脑屏幕上的数据和睡觉前手机屏幕上的各种图像。

 

各种艺术品的精美排列,网球场的红绿相间,大片的墙体镜子和自己的身体的倒影,还有泳池里闪烁的阳光。

 

不同于电影提供的视觉体验,这里描述的日常生活的视觉体验,是具身性的,即身体的体验和视觉体验是统一的;你之所以看到这些是因为你的身体在这样的图像环境里运动。

 

三、具身性体验与权力

 

法国社会学家布迪厄认为,文化资本有三种形式:一、物质化的,以占有文化物品的方式存在,比如拥有书籍或者艺术品;二、制度性的,表现为拥有机构的认证证书,比如一张学士学位证书。三、具身性的,存在于人的身体与观念之中的气质。在这三种文化资本中,积累时间需要最长的是具身性的文化资本。它来自娘胎,它来自从小的耳濡目染,它来自生活方式本身。

 

布迪厄是一个马派社会学家,因为他沿用了马克思的资本概念,沿用了马克思的阶层分析,同时,更深层的是对马克思的一个基本哲学概念的认可,那就是身体性体验对人起到根本性塑造。

 

这个哲学概念,贯穿了马克思的各种著作。人的自由劳动是对劳动对象的一种占有(aneignen)。德语的这个反身动词aneignen,不是一种所有权的占有关系,而是一种习得性的占有,好比你学会一门语言从而“占有”了一门语言。马克思认为这种“占有”使得人也发生了变化,即人在对对象的劳作中也实现了对自己的改造;人性的发展不可能脱离对象物而存在。这也就是为什么共产主义社会人的全面自我实现是通过“上午打猎,下午捕鱼,傍晚从事畜牧,晚饭后从事批判”(《德意志意识形态》)来表现。

 


插画《马克思的梦想》(来源:360doc)

 

可以看出布迪厄的具身性文化资本根植于这样的一种哲学理念:只有发生了针对文化的不断“劳作”,才存在第三层意义上的文化资本。

 

类似的,不同阶层的生活给予了对不同对象的劳作,这种身体性的体验差异根源于社会分工,从而使得每个阶层的体验不完整。

 

这种不完整被话语权力捕捉,成为高下之分。从文化的纬度来看,上层占有的具身性文化体验成为高尚文化(high culture),对这种文化资本的占有多的上层就成了有文化的,而明显远离这一类型体验的下层就成了没文化。 而且具身性差异,类似种族一样的明显,特别容易为高下之分提供合法性。

 

倘若去除掉上层的话语霸权,上层占有的具身性体验,依然只是集中在某一个向度上,不代表绝对数量上更加丰富。所以阶层的存在,局限了我们的各种体验。世界那么大,再怎么看都是那样。

 

那么如果一个人的旅程是在阶层之间呢,就是他的阶层发生了变化,他的具身性体验会变化么?会,但是要看这个人所处的年龄层以及一些个人特质。对于年幼的孩子,可能早期的经历不会留下身体记忆;对于青年人,如果他身体记忆的弹性大,变化也是较为速度的;而对于大部分中年人,变化是缓慢的,因为原先的身体记忆非常顽固。假如回到文化资本这个概念,资本是需要时间来积累的,而改变资本积累的类型等于从零开始,一个人从幼儿时期就开始积累的资本比一个从三十岁才开始积累的资本当然要多的多。

 

这就是为什么今天的中国,在经历过大幅的社会流动后,出现了一些有巨大的物质化的文化资本却在具身性文化资本上相对弱势的群体。今天的中国依然存在资本拥有量的参差不齐,因而依然有权力分配上的参差不齐。而中国的阶层越来越固化,有一天我们的世界真的会发生折叠,具身性体验的分隔就更加显而易见了。


关于作者 霖公子,社会学在读博士,目前从事中国当代艺术研究。


 



2016瑞象校园系列活动


主办:瑞象馆


特别感谢:

澎湃新闻·市政厅

复旦大学复新传媒·纪录工坊

上海交大-南加州大学文化创意产业学院

上海外国语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感谢迅销中国(优衣库)给予的慷慨而持续的支持




(本文著作权属于原作者、译者所有,经原作者、译者授权【瑞象馆】使用。本文允许引用、转载,但使用时请注明——原作者姓名及文章来自瑞象视点www.rayartcenter.org)



发表评论
分享